首页 >网络

梦境前世恋人今生寻

2019-04-08 12:51:32 | 来源: 网络

生活本来就是乏味,但是,他突然的闯进我的生活,一切就变得乱七八糟,但是我却是快乐的。

我的名字很普通,我叫安萍萍,因为学习的无聊,便学了护士,其实我自己也不喜欢医院的味道,但是不想轻易放弃,医院的院长和爸爸认识,我便在这里实习,准备正式工作。大家都说护士是白衣天使,于是我便很努力,爸妈都不在家,偶尔会回来看我,我变成了孤独一人。

今天真是累死了,回到家中,我直接倒在床上,放松自己,工作中怕失误,一整天紧绷神经。要死了要死了!我无奈发了句牢骚。洗好澡,冲到床上;周公,俄来啦紧紧的抱着玩具熊,进入梦乡。【好大一片草地,这是我见过美丽的地方,我静静的坐在草地上看着天空,夕阳下的一切那么安详美好,格外美丽。好看吗?一个男生突然出现在我身边,我扭过头看他,可是为什么,我看不到他的样子。我笑了笑:好看阿,多美丽的地方。他突然笑了起来:萍萍,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。我惊讶,他是谁,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。当我伸手想要触碰他,他却迅速的离开。别走,你等一下,你别走。我努力向他的方向跑去,突然被脚下的石头绊倒。。。。】

好痛啊,你别走啊,在等我一下啊。我摸着头睁开眼,原来是个梦啊,捏了下自己,看了一下表,懒懒的起床,煮了点粥,吃了点点心,急匆匆飞奔到医院。。。。哎,今晚要加班啊!我坐在椅子上,满脸郁闷,不是不愿意,只是医院这种地方并不干净,而且每天有可能都会死人。前段时间听说这里又死了个人,死前眼睛瞪得大大的,好像要杀死所有人的那种。。。。我揉揉头,不去想这些,很快,到了下班的时间,看着同事一个个全都走掉,小媛临走前跟我说要小心一点,她不说还好,一说,我这心里就咯噔一下。待她们走后,心里莫名其妙的害怕起来,护士啊,我感冒了,帮我挂吊瓶。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。哦哦,好的好的,额。。。。我突然想到一件事,那就是,我记得,我刚才锁门的说。。。我惊恐的看着他,他一脸无奈你没锁门,真是的,糊涂虫,我也不想这么晚打扰你,但是我又不想明天严重了,所以才来麻烦你的。他的声音让我越发熟悉,但是却想不起。

我拿来吊瓶,帮他弄好,便回到椅子上看起小说,我不是那么害怕了,因为至少有个人陪我就行。看他又不像坏人【坏人貌似脸上不会写着坏人】我看着他,歪头在想他是不是坏人。圆孔降水管
。。你看上我了?咳咳,我说,你去把门锁上吧,要是进来坏人什么的,我可招架不住啊。他靠着座位嬉皮笑脸。。。。我将门锁好,回头看他,貌似长得挺白的,病态白,不对,像死人白、、、、、一股阴森森的风吹过,我抖了一下,赶紧回到里面。

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吊瓶也开始见底,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好巧不巧,他也在看我,眼神还是怪怪的,从他的眼里我看见,一种温柔的感觉天津出租对讲机
,就好像,我们认识了很久很久。打完了,我也要走了,你自己可以么?他起身关心的问着我,有什么的,自己可以。我不以为然的回答,可是话音未落,就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,好像是来自走廊,拖动的声音,摩擦着地面。他似乎也听到了,做着嘘的手势,跑到门边,看了看。他显得很着急,拉住我别出声,千万别出声。他关了灯,拉住我到桌子底下躲着,我斗个不停,他抱住了我,我又生气又无奈,但是却很温暖。门开了,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,虽然很黑,但是隐约中还是可以看到有一个身影,我看到他还拖这一个尸体,似乎白大褂的颜色,慢慢在屋内打转,好重的血腥味,我快要吐出来。突然,声音嘎然停止,那个未明生物突然弯腰,用那双血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我,我受不了,一声尖叫,意识模糊。

当我醒来的时候,是在他的怀里,想到昨晚的事情,我心里就害怕。你醒了?他轻轻的问了声。我看着他,昨晚,昨晚那个。。。他捂住我的嘴,一场梦而已。他不说,我只好不问,乖乖闭嘴。两个人一直做到天微亮,他要离开。他将外衣盖在我身上,不,你穿着吧,外面凉。我将衣服还给他,他没要,硬是按在我身上,转身离开。

接班的来了,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,梦又来了,我梦到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,年龄像我妈妈那么大左右,我似乎和她很熟悉,我挽着她的胳膊,和她笑着谈话,隐约中,我记得,我好像叫了***。我们在花园散步,他出现了,依旧看不到脸,只是模糊看到身影,听到声音,这个声音不就是昨天的那个他,我不太确定,天昏地暗,突然只有我一个人,前面有一个阁楼,我慢慢的向那里走去,进去以后,看到一个像巫师一样的女人,全身黑衣包裹,只露了双眼睛出来。我像她友好一笑,她示意我坐下,抽牌吧,塔罗将是你的命运。我顺手拿起一张,她拉起我的手,在右手心点了一下,顿时,一个花纹在我掌心浮现,一切开始模糊,我睁开眼睛,原来是梦。

一觉睡到下午,我起身去倒水,却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右手心,那个花纹,我惊讶,不只是梦么,怎么会。。。。我坐在床边发呆,难道不是梦,这一切是一个预告,或者就是我的事情。摸着手掌的花纹,入了神,一道白色的刺眼光线让我闭上了眼睛,面前出现了几个不人不鬼的家伙,他们浑身闪着银色的光芒,但是我害怕,因为我看到,他们都有着尖尖的耳朵。你们是谁,我慌乱的说着,他们在那交头接耳,似乎商量这什么,突然,其中一个很高的,瘦瘦的,伸出那干枯的手来抓我的头,我不能动,像是被控制了一样,突然床头闪过金光,那些东西全都不见了。我翻开枕头,下面是一串佛珠,这是奶奶给我求来的,她说我这丫头命苦,太容易招来一些东西,我听不懂,只是乖乖的把佛珠收下,但是不好看,我就一直放在枕头下面珍藏了。。。

我想到了一个事情,如果刚才出现的是鬼,那么这个救了我,就是说辟邪了,那么,我可以拿着佛珠对付任何鬼魂?一切的事情我必须要找到那个男人,但是想找他,我就只能去医院碰运气,那我就只能在值班一次,好吧,为了见到他,试一次把,将佛珠放在包里,向医院跑去。为了知道一切,我替她们值班,她们求之不得,原来,今天太平间放的尸体有好多睁开眼睛,同事都拿怪异的眼神看我,以为我不要命了,还敢值班。又是夜晚,今天的月亮没有往日那么亮。我坐在椅子上等待他到来。十二点了,他还没出现,可是,麻烦来了。我丢下书,站了起来,值班室的灯忽闪忽闪,一种不祥的预感显影液批发
,紧盯着值班室的门,我总觉得下一秒,门就会打开。砰!门开了,红色的眼睛,慢慢靠近,完蛋了,死定了,我闭着眼睛,算了死就死吧,无路可走。傻萍萍,你死了我怎么办。他出现了,我睁开眼睛,看到他和一团黑色的雾气打斗。好像不分上下一样,难道他也是鬼么、、

我为他捏汗,不管他是人是鬼,但是他对我是无坏意,战斗一直持续,一会黑色的光绕一下,一会白色的光绕一下,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。不知怎么,黑色的雾气突然对准我,我只觉得左肩一痛,便倒下,我可以看到他紧张的脸,不顾一切跪倒我面前,抱着我,然而他身后,受到重重一击。我苦笑,我是你的累赘,我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不会,让你受伤,我却没办法。

要死也是一起死,我不会丢下你,身上反正也受伤了,我无力反抗。萍萍。。。他紧紧的抱着我,像是下一秒就会失去我。死?一起死。不,怎么可以死,不可以,我好不容易遇到你,怎么可以死,我要我们都活着。我想起那串佛珠,我努力的像椅子爬去。萍萍,你要做什么,危险!他焦急的声音让我知道他很在乎我。笑了,找到了,后面小心啊。他大叫,我立刻转身,举起佛珠,金光亮起,耳边传来大悲咒,我扭头看向他,他像个道人一样,盘腿定做,嘴里念着大悲咒。我爬到他身边,和他一样的坐着,将手合掌,佛珠就在手掌间。那一刻心中无杂念,慢慢的,居然我可以跟着他一起诵念大悲咒,我从来没有说过的,却在这一刻倒背如流。黑雾慢慢散去,一点一点消失,只听耳边一声尖叫,我便睁开眼睛。眼前是一个帅气的男子,他向我鞠躬:多谢大师超度,我即刻投胎转世。我愣神,大师?超度?什么玩意、、、、他再叫我大师啊,我结巴的说:你怎么还没死,你别过来。。。谢谢大师,我走了。放心我不会再乱惹事了。一缕白烟,他就不见了。

我还在发呆,墙角传来笑声,我转过头看他,他笑了傻丫头,他是被你超度的灵魂,不会害人了,转世投胎去了的。我一头雾水,只好配合的点头。好累,好累,将佛珠放在包包里,和他依靠。你就是我梦中的人,你认识我多久了。我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,便困的不行。他的声音好遥远,我们认识很久了,我找了你很久了,你所梦到的都是前世的一切,我们的爱情,海枯石烂,我心痛,得知你这世八字不硬,总会遇到不干净的,我发誓,我要保护你一直,一直。。。。。

萍萍,醒醒,醒醒啊,小媛将我摇醒,额,小媛,我尴尬笑了笑,便起身。身旁空无一人,他呢,不是说好要保护我么,呵呵,去哪了。无视掉小媛的眼神,回家。躺在床上,睡着了,这次没有做梦,怎么了,他离开了不是么,连梦都不会在有了不是么?

新的一天对自己说萍萍,那都是梦,好好工作。走进医院,小媛便拉住我萍萍我跟你讲昂,咱们这来了个大帅哥,哈哈,很帅很帅的。无聊。我回了她一句便不理她。她自言自语人还特白,手指长长的,笑起来真阳光。我愣住,人很白,,,手指长,我在医院的走廊,每一间都看一遍,我在找他。累了,停下来歇一下,这一刻,我心安定,在十步之遥的他向我微笑。

喜欢鬼故事吧,那么请加

本文作者:寒雪

来源: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