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未哭过永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

2018-11-06 18:09:50
未哭过永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按照流行判断“剩女级别”的年龄标准,马小文算“齐天大剩”——她说她是一辆火战车,正以无法控制的节奏飞速奔向不惑。

但她“还是有惑”,这个惑目前是她年方22岁的外甥女,正与1“事业有成、财产及社会地位坚固、深沉、成熟”的男人不定期同居。

看这些描述,貌似此人是男人中的精品,但加上另外两条,情况则有些不妙——这人48岁,已婚,孩子已成人。

马小文眼下的任务是全力戳穿此人“嘴上表达离婚欲望却近两年无实际行动”还“霸占”外甥女的丑陋真面目,能想的办法都想了,能说的话都说了,外甥女全无反应,且有越挫越勇誓与此人共进退的架势。

,马小文决定来一次现身说法,条件是只有外甥女一个亲人知道这个故事的女主人是她。

马小文的感情经历在家人看来是一段神秘的空白。

父母姐姐们知道的只是她在海口没日没夜地“工作”,带着超出他们想象数目的一笔钱回到大连。

刚刚回来时,家人提过要她去找个合适自己的工作,毕竟有在台湾公司任职高级翻译的经历,等她确定要做进口服装品牌代理,并选好中意的店面,家人都不再说话。

只有她母亲问了一句:“孩子,这几年你挣了多少钱?”她没说,只说不用担心,这些钱足够应付生意,日后做好了还可以去找贷款。

那个安置了她的生活的人,是她的秘密,也是一块心病。

他是她的初恋,她人生中的很多次都给了这个人,她的所有的回忆、所有的关于爱情和婚姻的梦想与幻灭、所有的温暖和伤痛都与这个人和那些年有关,她肯定地告诉她自己,再也不会有一件事能让她像他们告别的时候那样哭。

关心过她的谋生之后,家人开始关心她的婚姻大事。

她选了一个全家团聚的时间,在大姐第N次提出为她介绍男朋友时,轻描淡写地说:“你们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谈恋爱,我不能生育呢,在海口偶然查出来的,而且,我并不想结婚,也不喜欢男人……”这些模棱两可的话让家人大吃一惊,她只说你们别管我了,我这样就很好。

回到大连马小文先是租了一套老楼房里的一居室,然后选择在开发区买了一套不大的公寓,离开市区一个人住。

这个家里真正能和她成为朋友的人是外甥女,她总觉得,这个孩子那末像当年的她自己,就连走的路都很像,只是她们遇到的人很不相同。

即便不同又如何呢?有很多事情的本质是一样的,世上的情感故事千回百转,终却回到寥寥可数的几个固定结局。

比如她自己,如果没有今天,会怎样呢?和那个人在一起,修成正果,又如何呢?还会不会有一个“亲切的小三”来取代她就如同她取代身在台北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