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科技

NBA出柜中锋同性恋叔叔是榜样隐瞒性向很

2019-05-14 16:53:45 | 来源: 科技

NBA出柜中锋:同性恋叔叔是榜样 隐瞒性向很煎熬

(声明:刊用《中国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) NBA与同性恋 作为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当中首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现役球员,在杰森·科林斯出场几天之后,他的98号球衣,就卖得比詹姆斯的球衣还要好,登上了日销量榜首文/段旭近在NBA,勒布朗·詹姆斯、凯文·杜兰特、科比·布莱恩特等这些超级明星,风头都输给了一个普通的角色球员——杰森·科林斯(Jason Collins)。2月下旬,当年满35岁的杰森·科林斯再次登上NBA赛场,代表篮队球员客场对阵洛杉矶湖人队,科林斯的登场却得到了现场观众的致敬,人们甚至起立为他鼓掌。作为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当中首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现役球员,在他出场几天之后,科林斯的布鲁克林篮队98号球衣,就卖得比勒布朗·詹姆斯的球衣还要好,登上日销量榜首。去年4月底,科林斯通过美国《体育画报》杂志宣布“出柜”,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但之后九个多月,科林斯因自身状态不佳一直没有等来新的NBA合同,直到布鲁克林篮队近跟他签下一份10天短合同,他的职业生涯空白期才告一段落。NBA中锋、黑人、同性恋 杰森·科林斯身高7英尺(2.13米),体重255磅(116公斤),是个标准的蓝领中锋。出柜前,他在NBA打了十多年球,先后在六支球队效力过。他自己说:“如果在这个联盟,我还没跟你当过队友,那我肯定,我当过你队友的队友,或者你队友的队友的队友。”年轻时,科林斯也和女性约会过,甚至订过婚。他觉得自己必须按普通人的方式生活,找个女人结婚生子。杰森·科林斯有一个孪生弟弟,叫杰隆·科林斯(Jarron Collins)。1978年兄弟俩出生之前,父母都以为只怀了一个孩子。杰森出生后,医生祝贺他母亲得了个7磅1盎司(约6斤4两)重的健康男宝宝,忽然一个护士惊呼:“等等!还有一个!”八分钟后,比杰森还重3盎司(85克)的杰伦出生了。此后二十余年,这对双胞胎兄弟几乎一直在一起,两人一起上了斯坦福大学,又一同进了NBA。杰森一直照顾着弟弟。兄弟俩12岁之前,父母都不允许他们听嘻哈音乐。12岁生日过完,杰森冲到音像店买了盘嘻哈乐专辑,听得如痴如醉。也正是那个时候,杰森发现自己和弟弟之间有一些微妙的差别:他不像弟弟那么对女生感兴趣。高中时期,杰森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性冲动,但他已经清楚自己会成为怎样的人——像他在纽约的叔叔马克那样。马克是同性恋,和伴侣保持着牢固稳定的关系,这在内心极度困扰的杰森眼里,是再好不过的人生榜样。杰森·科林斯努力隐瞒着自己的性取向,这种日子不好过。他后来形容,那种感觉就像在炉子里烤着,“我们有些人知道并且立刻接受了自己的性取向,有些人则需要熬更长时间。我应该知道,我已经烤了33年了”。这么多年,他活在谎言和恐惧当中,他感到很痛苦。可他相信,一旦所有人知道他是同性恋,他的世界就崩塌了。他小心翼翼地害怕自己不小心说错什么,也从来都没有睡好过。科林斯透露,在2011年NBA停摆期间,他就考虑过出柜。亲人当中,他个告诉了姑妈泰瑞。泰瑞是旧金山一个出色的法官,她的反应令杰森大吃一惊。泰瑞平静地说:“我知道你是同性恋好多年了。”那一刻,杰森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在泰瑞面前,他次放下心防,感觉无比轻松。他意识到自己有出柜的必要,是在2012年。当时,他在斯坦福大学的老室友乔·肯尼迪告诉他,自己参加了波士顿的同性恋大游行。科林斯回忆说:“我很少嫉妒别人,但是听完乔所做的事情,我内心羡慕极了。我为他感到骄傲,同时又生自己的气。作为一个未出柜的同性恋,我甚至不能以观众身份去给我的非同性恋朋友加油。如果我(去了)被问起,我得捏造一半的假话。在一个骄傲的庆典上说谎,多丢人啊。我想做该做的事情,我不想再隐藏了。”2012年夏天,杰森·科林斯次向弟弟杰隆坦白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“杰隆,我要跟你说点严肃的事情……杰隆,我是同性恋。”“你是什么?”和泰瑞姑妈的反应不同,杰隆完全惊呆了。双胞胎之间往往有不可思议的心电感应,可在这之前,杰隆从没想过杰森会是同性恋。接下来,杰隆提问,杰森回答,杰隆终于搞清楚了一切。杰隆拥抱了哥哥。他们人生中次,杰隆想要保护杰森了。外婆对于杰森·科林斯出柜的打算深表忧虐,她担心杰森会招致仇恨与偏见。但杰森向外婆解释,出柜其实是占据先机,这样不必再担心同性恋的身份被外人揭穿。杰森说:“应该由我自己来宣布,而不是由TMZ(美国着名娱乐八卦站)”。杰森担心的,是亲人们的生活受到影响,但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安慰他:只要你开心,我们就会支持你。2013年4月发生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,又一次坚定了杰森·科林斯出柜的信念。“世事瞬息万变,为什么不活得真实一点?”他这样问自己。于是,他告诉乔·肯尼迪自己是同性恋,乔立刻邀请他加入新一年的波士顿同性恋大游行,他同意了。4月底,以杰森·科林斯为封面的《体育画报》杂志面市,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:我是一个34岁的NBA中锋。我是黑人。我是同性恋。我没打算做个在北美大型团队项目中出场的公开同性恋者,但既然我是,我很高兴能开启这场讨论。我希望自己不是那个在课堂上举手说“我和大家不一样”的小孩。要按照我的想法,我希望已经有别人这样做过了。没人这么做过,这就是我举手的原因。“同性恋”也是一个政治身份 在NBA赛场上,科林斯从来都是个强硬的家伙。赛季,他甚至是全NBA犯规次数多的球员——在篮球场上,这意味着凶狠粗野,也意味着作风顽强,不怕对抗。科林斯自己说:“我每次上场都明白,我有六次凶狠的犯规可以用。”2002和2003年,他随篮队连打了两届NBA总决赛。他在总决赛里的任务,是防守篮球场上本世纪迄今为止的两名大个子,沙克?奥尼尔和蒂姆?邓肯。科林斯证明了,同性恋未必和球风“软”划等号。出柜以后,科林斯也想知道其他NBA球员会如何看他。在他之前,有过一个名叫约翰?阿米奇的前NBA球员宣布自己是同性恋,那是2007年2月,阿米奇出了本书叫《中间的男人(Man In The Middle)》,坦承自己的身份。不过那时,阿米奇早已不在NBA打球,而科林斯出柜,却是自己运动生涯尚未结束之时。同性恋球员打NBA,会有什么别扭?首先,篮球是一项身体接触非常多的运动,像科林斯这样的内线球员更要每分钟和对手进行身体对抗,这可能会让一部分球员感觉不舒服。更重要的是,在球队更衣室这种私密的地方,球员不仅常常衣不蔽体,而且要共用浴室,同性恋球员在这种情况下能否表现得足够职业?阿米奇在《中间的男人》一书中,披露过这样的细节:有一天晚上,当球队大巴开进西海岸某座城市时,我发现路边耸立着一块巨大的广告牌,上面写着:“你总有认识的人是同性恋。”我见到的那一刻,就把耳机摘了下来。我想听听伙计们会说些什么。果然,震惊而可怕的声音出现了。“如果我家小孩长大是个同性恋,我就把他扔到街上去。”“太恶心了,两个男的在一起。”话变得越来越难听。在NBA,同性恋虽不是讳莫如深的禁忌话题,但也不会公开讨论,也有人歧视、鄙视、仇视同性恋的现象。阿米奇出柜后,前NBA球员蒂姆·哈达威就公开表示,自己讨厌同性恋球员,也不愿有同性恋球员在自己球队。但他的言论引发舆论不满,后来他为此公开道歉。2013年1月,美国NFL(职业橄榄球联盟)旧金山49人队的角卫克里斯·卡利佛也发表过一番反同性恋言论。卡利佛说,同性恋在更衣室里不会受欢迎,而且,同性恋球员应该在退役10年之后再出柜。和哈达威一样,此言一出也被广泛谴责,卡利佛不得不很快也道了歉。很幸运,杰森·科林斯出柜后,没有遭遇类似的尴尬。相反,包括詹姆斯、杜兰特、科比在内的近两百名NBA球员,还有时任NBA总裁的大卫·斯特恩,都迅速以不同的方式表达了对科林斯的支持。这多少受到当前美国大环境的影响。如今在民主党当道的美国,甚至你如果不公开表态自己是支持同性恋的唯恐有“落伍”之嫌。近年来对美国政治颇具影响力的同性恋政客、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·弗兰克(Barney Frank)曾表示:“20年前,别人为我预估了‘出柜’后的种种困境;但20年后的今天,我却偶尔担忧自己作为同性恋者的曝光率不够。”——唯恐人不知同性恋身份,成了共和党不可能出现的一个特色而备受推崇。截至2013年,美国已有18个州在法律上允许同性婚姻,奥巴马也在2012年成为首位公开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美国总统。如今,科林斯已成为美国同性恋群体的一面旗帜。他的98号球衣被联盟紧急开发销售,并且热销。科林斯心仪98号,目的是为了纪念同性恋少年马修·谢巴尔德,他在1998年被反同性恋者绑架、虐待后去世。这也使得科林斯的球衣还未正式亮相就被预订一空。

智能感应线圈
衡水发电机出租
铁皮门

猜你喜欢